主页 > 公司新闻 >

都整齐地打着俞凌雄的名号

时间:2018-06-30 14:59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王海峰身边的人比他更疯狂。由于一个朋友交了60万元费用,成了俞凌雄的代理商,王海峰得以拥有一项特权:不交代理费也能享受代理商的待遇。他创建了自己主管的区块链学习群,提供关于万象平台的币种的信息,跟随俞凌雄去往香港、澳门学习区块链知识。
 
  但直到今天,王海峰似乎也没学到什么知识——在他的认知中,区块链等于买卖数字货币。每当有人提起挖矿,他就会说,“挖矿过时了,谁还玩挖矿,我们都玩数字货币。”
 
  和俞凌雄的大多数追随者一样,王海峰朋友圈的信息几乎都与俞凌雄有关。所有关于俞凌雄的消息,包括语录、群消息截图、朋友圈截图、录音、视频、网页链接等,王海峰都会一式两份,一份转到自己的区块链学习群里,一份转发至朋友圈。
 
  币圈红人宝二爷在某个短视频里的一句话也被他们套用来获取信任,“只要创始人、创始团队公开身份,这个币就有希望”。王海峰深信不疑对此深信不疑,每当群里的新人询问大家惯常使用的交易所时,他都会反问,“你玩什么平台,创始人是谁?”
 
  一旦有人提出质疑,王海峰就会反击,“你知道俞凌雄和陈安之的关系吗?”
 
  实际上,贩卖成功学的陈安之在很早前就被指控过非法吸资。俞凌雄和陈安之一样,也是商业成功学的大师。在他3800元一次的课程上,学员们听到最多的都是他对自己经历的描述。对此,王海峰也清楚,“这些都是为了让我们更信任他”。此时距离上一个币种“幸孕链”的发布时间,还不到一个月。事实上,这已经是俞凌雄团队今年发行的第5个代币,“割韭菜”的效率惊人。
 
  在此之前,与俞凌雄有关的万象币、黄金链、菠菜币、幸孕链均被指是传销币。在腾讯官方推出的微信小程序“灵鲲金融风险查询举报中心”上,这几个币种共有千余次举报,理由均为“疑似传销币”。
 
  同时,上述区块链项目都没有独立官网,白皮书也未公开发布,而是在俞凌雄的代理商及“徒子徒孙”的微信群中传播。
 
  自称拥有30万会员、3万弟子、代理商600余人的俞凌雄,一面顶着“币圈蝗虫”、“传销之父”的质疑,一面向自己的信徒不停出手,疯狂敛金。
 
  俞凌雄的“车链”
 
  此刻,俞凌雄的追随者们正在计算自己的钱包余额,计划参与新币CSL的认购。
 
  在冲科技独家拿到的“车链(CSL)”白皮书中,这一项目被描述为“全球汽车消费流通体系结算交易超级网络”,号称将通过去中心化,建立汽车行业生态链,提供资产互通、全球化的金融服务方案和智能化的策略组合。
 
  车链的私募方式和俞凌雄团队所发售的前几个币种类似,并没有在外界公开发售,而是在代理商的微信群里传播和募资。尽管白皮书中并没有提及俞凌雄的名字,但在其相关社群中,都整齐地打着俞凌雄的名号。
 
  根据白皮书,车链(CSL)总发行量30亿枚,分 10 年投入应用,第一期释放10%参与认购,共3 亿枚。俞凌雄的一位代理表示,认筹价格为每枚CSL2元。这意味着,这一轮的募资总额将高达6亿元。
 
  这位代理还透露,俞凌雄向他们承诺,“(这是)时间问题,价值投资,一年后能涨到100元。”
 
  同时,代理们还在四处邀人加入,宣称六个月后“中国将拥有自己的交易所,最大程度地接受区块链和数字货币,这批拿到众筹的人将会走在前端”。
 
  冲科技查询企查查后发现,白皮书中的车链创始人庚宇彬此前担任董事长的上海车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曾两次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分别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未依照《企业信息公示暂行条例》公开2016年年度报告。
 
  此外,这份白皮书还存在明显的排版混乱,很多段落前后间距、格式均不一致。最尴尬的是,就连“车链”的名字也已经被使用,更早的项目名为“Car Chain”。
 
  深信传销币的90后
 
  过去,传销这个概念总被认为和大爷大妈群体更为相关。但在俞凌雄的追随者里,主要成员却是80后和90后,其中不乏未毕业的大学生群体。
 
  席卷全民的焦虑感,使得那些对区块链了解极少、又担心错过赚钱大潮的年轻人,走进了俞凌雄的包围圈。
 
  今年1月,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呼吁大家拥抱区块链革命的一段话火了。王海峰就是那时候知道了这个新名词。
 
  1995年出生的王海峰似乎没能真正拥抱上这场革命。他用父亲的钱买万象币并亏了一笔后,就再没能从父亲那里拿到钱。但王海峰还是一心扎进去,觉得“前期被套,意味着后期入场全是机会”。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